HappyPR

四 時 歌:

‖  劍俠情緣三 · 純陽 ‖

南皇純陽:skrinty


【摄】:东


拍了半小时不到衣服就结冰了O<-<

尽管如此若有机会还是想再圆满一次QUQ

—2013.2.—

夏神樂:

『初戀』

──君は、誰に愛されだが?

伝えたい言葉は止めでなく溢れる。

心に赤い糸をしっかり結ぶ。

ね、私のことを好きですか。


攝影:夏神樂

JK:小鼠@小鼠-天佑中華  



……這是一次爆發性的拍攝

本來是在水下拍其他東西的

最後收工時用了5分鐘來拍了一下

五月初的廣州,暴雨幾天的廣州…實在太冷了

1/125:

去年秋天入的那个没根的单头现在是这副模样,过完夏天如果还有剩,一定分给小伙伴们;——;

[青黄]悻悻相惜 上

吃盐不撒糖:

这次来点不一样的黄濑凉太是个Beta这种设定。
观众们表示不服,这有什么稀奇,早就有太太写过了!
那么青峰是个Omega呢?
观众老爷说,应该也许也有人写过的吧?
那么青黄文里青峰是个Omega,黄濑是个Beta呢?
老爷们表示反对,你这是欺诈!披着黄青的设定卖青黄,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!
就当我是个蛇精病吧。在ABO的设定文里为了新意这么拼,请怜爱作者黄金一百秒... ...

好了,设定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!


黄濑凉太,最近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小鲜肉,新晋网红,凭借优秀的经纪人笠松幸男超水平发挥,在当红漫画改编的电视剧里捞到个时髦值很高的配角,就这样理所当然地爆了。
坐在化妆间沙发上肯三明治,黄濑等着开录晚上的节目,而笠松手执一杯黑咖,正在检阅黄濑的微博浏览量,顺便指点江山:“可以再卖萌一点。”
段子手公司负责黄濑微博的小员工有点战战兢兢:“已经很卖萌了,万一过了,被骂过度卖萌怎么办?”
笠松颇有大将风度:“不要紧,到时候把他的私照放上去,马上视线就会被转移了。”
小员工口吐一口血,默念脸长得好看了不起啊,每次都使这招!敢不敢来点别的!他踌躇了下,多提醒了一句:“老是这招,大众审美疲劳怎么办?”
“没关系,他压根没多少大众辨识度,网红就靠粉,稳定粉丝就行了,”笠松大手一挥,下达完指令后挂了电话。

黄濑吸溜着健怡饮料,淡定地听笠松怎么筹划着把自己卖向新的高度,眼睛瞟着电视。电视台可真自恋,化妆间只给看本台节目,他又抓起手机刷微博,看看有什么好玩的。
实在无聊他会刷刷自己的V号,看自家两派粉丝怎么互掐。
没错,黄濑的粉丝俱乐部很奇葩,内战不断,常被别家粉丝团嘲讽为依靠内掐红起来的虚火。自家粉丝团这是就抱团外战,赢了外敌继续翻脸内掐,整部粉丝斗争史好比国家的国共斗争史,十分精彩。
黄濑看自己微博下的评论,看久了自己都精分。但这就是他的特色,他的卖点,就是精分。
经济公司从没打算透露黄濑的性别,源自于黄濑本身得欺骗性。
身高189,体重77公斤,穿衣显瘦,脱掉有肉,正宗八块腹肌的干活。高中是校篮球队王牌,全国联赛最好成绩第四,不管什么运动都上手极快,怎么看都是个优质Alpha。
一头金发,肤色白皙,皮肤细腻,脸蛋饱满。容貌漂亮,高鼻方颐,眉目灵动,眼睫毛极长,远看好像画了眼线般不科学,俗称这种眼睫毛长在Alpha身上纯属浪费,所以他必然不可辜负这身好皮相,绝对是个Omega。
黄濑咬着三明治,心里批判,肤浅,真是肤浅!年轻人啊,不懂以貌取人的弊端啊。
没错,黄濑凉太既不是高大上的Alpha,也不是白富美的Omega,他本是那最普通俗称工蜂工蚁,存在感为负,却默默负担着国家大机器运转的Beta一族。
套句时髦的话,这一族,伟大而隐秘。
唯独出了黄濑这朵奇葩。
不要误会,黄濑在生理学上是个货真价实的Beta,只是他的皮囊欺骗了大众并不智慧的眼。黄濑秉持Beta清心寡欲的生活,在这个被Alpha和Omega占据的行业混的风生水起,却难得的没什么瞎狗眼的乱搞绯闻。
久经沙场阅人无数的老牌执业经纪笠松幸男在见过黄濑一次面后,便笃定了这小子绝对会红。在老板面前拍胸脯推举了黄濑后,他也如愿带起了黄濑,开始创造事业的第二春。


就不细聊黄濑的娱乐事业了,又不是写娱乐圈paro,本文重点是让黄濑这个Beta和青峰这个Omega搞一搞,让观众老爷们高兴高兴的,闲话就不叙了。

录完了节目,黄濑和主持人组团刷夜店,抱大腿混脸熟。俗话说吃的完的青春饭,吃不完的人脉网,人脉怎么来,酒桶里泡出来的,饭桌上吹水侃起来的,K歌递话筒递出来的。做人苦,做名人更苦,想要做长盛不衰的红人,苦上加苦。
黄濑苦哈哈地陪着,主持人大佬十分给面子,顾虑周到,给他点了两个作陪的,左手一娇花,右手一爷们。看他两卯足了劲儿往自己身上贴,黄濑估摸这两人没少跟自己散发信息素。这会包厢里的味道估计大的能膻死人,黄濑眼看几位大佬颇有把持不住的意思,赶紧让负责他这间的爹地准备房间,恭送几位上楼哈皮,然后自己尿遁了。
躲厕所隔间里抽了根烟,黄濑对被他扔在包厢的那对毫无愧疚之心,两人正好凑上一对儿,非得跟自己这Beta较什么劲。互诉乱想着,他就没留神身后,洗完手转身撞到了一人。
准确地说,是撞倒了一人。

黄濑觉得自己只是轻轻碰了下来人,怎么就给撞到地上去了呢?
喝醉了?
有可能。
个子和自己差不多了吧,肤色黝黑光亮,短发宽肩细腰,光短袖T下露出两胳膊上的腱子肉,就够壮实的了,能这么轻易给碰倒了,不是喝醉还能是什么?
黄濑想做下好人,反正他也需要个脱身的理由。他蹲下身,问:“大哥,喝多了这是?这还能站起来吗?要不要我去叫你朋友?”
醉汉摇头,口齿不清说了句什么,抱紧肚子蜷着身体,眉头深锁牙关紧咬,似乎承受着很大的痛苦。
“哎呀不会是喝的胃穿孔了吧?大哥你也忒拼了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啊。这可怎么办啊,实在不行叫个120来收人吧。”
黄濑摸出裤兜里的手机就要拨号,地上挺尸的汉子突然大叫出声:“不要叫救护车!”
“哈?你几个意思啊?都这样了就别硬撑了好吗,去次医院不丢分,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!”
“不...行......”汉子依旧不肯妥协。
黄濑不打算跟这喝傻了的人瞎折腾,跟个醉鬼费什么口舌讲道理,只能显得自己很SB。果断拨出120,通话接通后,黄濑对接线员说:“你好,我这儿有个人可能喝胃穿孔了,你们派个车来... ...”
话没说完,黄濑被奋起反击的醉汉一脚踹翻在地,手里娇弱的IPone 6立马碎屏了!
“我去!”黄濑怒了!
他不是舍不得一个街机,而是他被这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SB气的肝颤!有这样的吗,有这样折腾完了自己,还来折腾一个素不相识的红领巾的吗!
黄濑打算让这小子自生自灭!他爬起来抬脚就要往外走,却又被拽住了裤脚管。
甩。
甩不掉。
地上的醉汉拼尽了最后的力气挽留他,而黄濑无情的拒绝回应他!
醉汉终于开口说了一句泰山压顶般的话:“你是不是Beta?”





PS,后面的明天炖。